活动报告
Tools
Typography

三位马中关系学者陈友信(左)与潘永强(右二)及饶兆斌(右)一致看好首相下月的访华行程,将会为“一带一路”倡议带来新契机。(图:透视大马)

随着首相马哈迪将于4月再访中国,马中关系学者皆看好此行乃认同“一带一路”的愿景,不过他们也认为在外交立场上,马哈迪更倾向保持“政经分离”的中立态度,保障国家利益亦发挥与强国周旋的能力。

相较于前朝纳吉任相期间,带有“个人利益考量”的火热亲中政策,学者们更赞同目前马哈迪所展现的“弹性务实”外交手腕,才能让身处东盟关键位置的大马,能在中美等强国间游刃有余。

至于泱泱大国的中国,在了解到大马得天独厚的地缘战略优势后,尽管两国合作的大型合资计划频频生变,相信仍愿耐心与我国接触,配合放缓脚步的“一带一路”政策,继续伸出合作的橄榄枝。  

本周一晚在隆雪华堂举行的“马哈迪再访华:谈马中双边关系发展”讲座上,南方大学助理教授潘永强博士、马大中国研究所副所长饶兆斌博士,以及马中总商会会长陈友信,向出席的80多位公众,分享他们对马中关系的看法。


马哈迪保持中立不选边

虽然外媒《南华早报》早前报道,马哈迪在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之中,宁愿选择靠向市场庞大的中国,惟饶兆斌却认为这只是媒体所下的耸动标题,并不能反映出马哈迪的本意。

“我不觉得马哈迪会明确说明站在哪一边,基本上大马在国际舞台上,依旧保持中立,若仔细研究访谈的字里行间,相信马哈迪只是想表达,大马在经济发展方面,选择了中国,不意味其外交立场变化。”

这番看法得到另两位主讲人的认同,3人皆强调,与其说我国的外交立场随着希盟政府上台而转变,倒不如说是马哈迪重新延续并匡正自1970年以来,我国选择中立的外交政策。

潘永强形容,马哈迪目前所选择的外交手段,是“政治与经济分离”的模式,一方面继续与中国保持友好的经贸来往,但同时在政治与国防问题上,站稳符合本国利益的立场。  

“这是一种即弹性又务实的姿态,大马回到过去一如既往的立场,也就是不结盟、不亲美或亲中,选择中立。”

他进一步分析,相较于靠拢强国,马哈迪更想落实的愿景,是重振大马在东盟国家中扮演的“中等强国力量”,发挥与强国在战略间的周旋能力。

“在敦拉萨任相时代,我国确实以此发挥力量,惟来到纳吉执政时期,却失去了威望,甚至沦为向中国讨钱的利益挂钩关系,如今马哈迪希望把这股优势拉回来。”

有者虽认为性格强悍的马哈迪,将使得马中关系处于不稳定,但潘永强却否定这样的说法,强调大马正与中国处在一种博弈的状态下。

“马中关系即使因中资项目遇阻生变,然而这样的矛盾却未蔓延到其他层面,在中国忌讳的西藏和台海课题上,马哈迪都不刻意挑衅。相对的,中国也没撕破脸皮,做出惩罚动作。”

谈到其中的厉害关系,他点出:“这是因为中国晓得我国扮演的地缘战略角色,他们不愿失去大马。若双方关系生变,对两者都不利。”


中国认为纳吉易搞定

潘永强指出,马哈迪上台后,大刀阔斧对纳吉执政时期的对华经贸政策进行“处理”,无非是因为后者在拉拢马中关系的背后,存在着政治利益的私心,如今需要将这段关系重新平衡,回到国家利益的考量上。

不过,饶兆斌却有不同见解,他认为其实纳吉的外交立场与历任首相无异,都秉持“中立”思维。之所以出现“纳吉过于亲中”的印象,其实与各强国如何回应大马亲近的态度攸关。

“事实上,除了中国,纳吉也与美国和日本等强国领袖亲近,借此标榜本身‘穆斯林精英’的形象。然而,后期各国发觉纳吉形象不讨好,选择静下来,反观中国却独排众议,对纳吉与大马显得深具兴趣。”

他剖析,这是因为中国发现纳吉的亲近存在个人利益,认为较容易“搞定”对方,所以才展现出热情回应。平心而论,纳吉的外交取向仍是讨好各国。  

此外,饶兆斌提出马哈迪的4项外交策略调整,来证明大马相当重视与中国的关系,只不过天秤如今更趋向“平衡”的指标。

“第一,马哈迪只是重拾中立的外交态度,却不等于推开中国。第二,重新关注东盟作用,尤其在中美博弈间发挥稳定作用。第三,从伊斯兰世界的纠纷抽身而出。第四,委任擅与公民团体打交道的赛夫丁任外长,将这些组织的价值观,体现在我国外交上。”

马哈迪于上月杪曾表态,他4月之所以要到中国出席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会,目的是为了更了解这项来自中国的倡议。

饶兆斌认为,马哈迪已借此释放出认同“一带一路”的善意。原因无他,因为马哈迪其实在价值观方面,与中国的外交理念不谋而合,包括对亚洲的价值观、抨击西方国家的虚伪等。

“马哈迪可说是对事不对国,虽然他对东海岸铁路的议价不苟同,但不等于他反对‘一带一路’的愿景。相反他拥有战略眼光,看得见这项倡议的好处,认为它不应局限于利弊的观点,而应思考怎样让它变得更好。”


一带一路改良迎合伙伴国

另一位主讲人陈友信,则向出席者解释,在经过5年的推行后,“一带一路”倡议虽然有不足之处,但中国方面正积极检讨,推出“升级版”的“一带一路”,来迎合各国的国情。

“在调整‘一带一路’的步调上,如今提出了3点注意,分别是遵从当地国家的法律与风俗习惯、融入当地的民情,以及在文化与教育方面进行提升,为伙伴国创造价值。”  

他提醒,马中双方在人才方面,存在着互补的需求,一方面中国可借鉴我国的多语人才培训,并了解伊斯兰文明元素;同时,大马则能向中国的科研专才取经。

在种种利好因素下,陈友信对首相下月的访华行程,感到“谨慎但乐观”。

“虽然马哈迪首次访华时,中国网民抱有成见,但相信双方关系源远流长,不会因此受阻。”


新闻来源
透视大马  2019年3月19日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chinese/s/141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