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报告
Tools
Typography
(吉隆坡19日讯)马来西亚-中国总商会(马中总商会)认为,我国在当前这场非常危机中,唯有政府的有效宏观规划配上市场及民间企业的顺利运作,双方都为维持企业继续经营及保存生产力,才是经济能否尽速复苏的关键。

“在此非常时期,国家有必要规划生产目标与资源配置,,甚至直接涉及个别経营领域,国家经济才能有效率地复苏而避免失业潮。市场不再全能,单靠私人企业已无法应付此严峻挑战。当然除政府需要有作为及良好治理。严守法治及公众参与监督施政,都是面对全球疫灾経济不景的良方。”

马中总商会今天发文告说,在紧急应对我国当前危机,政府务必提供经济援助及税务优惠,才能减轻大量暂时或永久失业人士对我国経済及社会治安的冲击。

有鉴于此,马中总商会早前制定了短期经济复苏计划建议书并已提呈给有关政府部门。

以下为马中总商会一些具体建议:

1.政府的非税务经济援助建议:

a) 金融与银行业
大马国家银行可以进一步调低法定储备金率(SRR)或以政府债券替代法定储备金,为市场提供流通性及降低资金成本,如此一来,银行业在危机期间可以维持利率。

b) 就业
根据大马国家银行,我国当前就业人数1534万人,而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预计将有240万人失业,占总数15.6%,这肯定是需要紧急关注的课题。 政府可以借鉴德国的“短时工作制”(Kurzarbeit)模式,即每周工作4天的方式来维持就业。财政部、人力资源部与业者可以合作制定一个符合我国标准作业程序的模式。

c) 实施消费券(以电子优惠券的形式)
全球疫灾严重影响市场需求,多个国家推出消费券或采纳其他形式刺激地方消费,从经济层面留住消费者,保持市场规模,避免通货紧缩。基于一次性发放的现金可能用于偿还债务或储蓄,对于消费无法达到预期效果,因此消费券将更有助于经济复苏。

消费券可以专注用在这场疫灾中影响最严重领域,包括饮食、酒店与旅游、健身、家用电器、机票等。 财政部应该马上采取行动,如推行国家数字消费日(National Digital Consumption Day),通过电子优惠券帮助企业促销现有存货,协助流通性现金流,与全民一起数字化。

d) 中小企业数字化以开辟新途径及提供高技能工作
我国许多传统的中小企业在新冠肺炎后被逼数字化以维持其业务,并减少对低技能体力劳工的依赖,尤其是移工。然而,高技能人力严重短缺可能会阻碍转型过程。

技术部门将不可避免的成为所有公司的中心点,并对实现线上销售、数字营销、企业资源规划、电子采购、会计与人力资源软件,以及商务智能(BI)至关重要。商业与公共部门数字化肯定对高技能职业与软件服务形成巨大需求,其挑战在于如何高效地缔造高质量与技能的人力资源。

我们看到了面临黯淡就业前景大学新毕业生的机会,他们是天生能够掌握数字营销、物联网、大数据或人工智能的新一代。

扩大人力资源发展基金的范围,资助中小企业聘请毕业生参加数字化课程及缔造新就业机会。

政府应该增加大马数字经济机构(MDEC)为每家公司提供的数字化配对补助金(必须符合使用本地软件公司服务资格),从5000令吉至2万令吉,或软件成本的50%,介于每个月3000至5000令吉。这有助于本地软件服务供应商的发展,并培养更多本地技术专才。

e) 农基工业的改革
农基工业应该进行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及增强粮食安全,降低家庭生活成本及缔造新高收入就业机会。我们建议农基工业大胆改革,中央政府与州政府应该颁布适合的土地储备,用作农基工业与引入高科技,减少对低技能移工的依赖及缔造新高科技就业机会,如人工智能、无人机及物联网以监督及提高生产。

大马与中国高科技农业公司可促进双赢伙伴关系,供应各种蔬果如榴梿、椰子、木瓜及黄梨。这些水果在中国、香港、韩国与日本等北亚国家都有巨大需求。中国有各种推介有机及生产健康食品的高科技农业公司,他们缺少的是肥沃的热带土地,建立一个从研发、种植、收成及生产各种产品如果酱的完整生态系统。大马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与气候条件,可以通过伙伴关系吸引外来直接投资及科技,并为大马蔬果与农基产品开拓新市场,包东盟和中国市场。

我们强烈建议农基工业与制造业在吸引外来直接投资以刺激潜在行业增长时享有同样财务优惠。

f) 出口津贴
在未来一年给予出口至海外及赚取外汇的本地公司补贴,如政府或吸纳50%的出口费/运输费等。

g) 给予中小企业出国参展参会补贴
增加大马对外贸易发展机构(MATRADE)的拨款(如300%),促使更多大马中小企业在疫灾后到中国参展参会。


2. 政府的税务优惠建议

a) 房产
- 加速许可证的批发及投资工业4.0科技的税务奖掖,如建筑可负担房屋的机器人。
- 销售与购买协议(SPA)印花税给予50%折扣。

b) 豁免销售税
我国中小企业在行动管制令期间面临业务下降问题,政府可以豁免6个月的销售税,以刺激消费及帮助中小企业重振业务。

c) 入口税
取消或降低日常用品的入口税,这将促使大部分物品价格的降低。


3.促进外资

由于中国与西方国家的紧张关系日益加剧,可预见疫灾后西方国家会出台更多针对中国的经济限制,同时也有更多西方投资撤离中国。大马应可吸引在这场冲突中受影响的中国与西方资本转至本国,包括医疗领域、5G技术、人工智能与其他资本密集工业。

为了吸引这些外资,政府应该考虑提供更长的免税期(高达30年),以及加快审批生产营运所需的许可证,让他们能减少经营成本,尽快投入运营。

为了增加新的外来资金,提供为期3年至少100万美元的4%年利率,外国人也可用储蓄金购买房地产或投资业务,并豁免所得税长达10年。

马中总商会认为,目前全球疫灾所衍生的经济困境是难以逃避的,但困境也是变相的机会,因为很多伟大的创新、提升及转型都在危机时期出现。

该会指出,对政府而言,这场危机就呈现了难得机会以实现正常经济时期无法实现的「优化国家经济结构」目标。

“有鉴于此,我们应该寻找非传统的解决方案,通过政府规划支援及民间配合,锁定专注产品与服务,商讨有效精准的执行机制,以期在短时间内实现我国经济复苏。”


马来西亚-中国总商会
总会长拿督陈友信